热烈祝贺协会第三届二次会员大会暨三次理事会、监事会顺利召开

物流案例
分享  
珠三角港口林立,群雄并起,广州如何依托南沙港通联世界,专家把脉献策国际航运中心破局:竞合
摘要:国际航运中心,被看作是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发展的大动脉,亦是广州能否开启国际商贸中心大门的金钥匙。国际航运中心前身广州港,被多名专家比喻成可修炼上层功夫的好苗子,但他们也直言其自身“修为不够”,港口集疏等行业发展相对滞后,关联航运发展的各种资源未打通。

国际航运中心,被看作是广东自贸区南沙片区发展的大动脉,亦是广州能否开启国际商贸中心大门的金钥匙。国际航运中心前身广州港,被多名专家比喻成可修炼上层功夫的好苗子,但他们也直言其自身“修为不够”,港口集疏等行业发展相对滞后,关联航运发展的各种资源未打通。此外,30多年来,珠三角各市也掀起一片兴建港口之潮,身处港群之中,中心能否发挥作用?

目前航运中心发展方案还未公布。但一场由交通部门等相关领导出席的高规格“智囊会议”已在广州悄然举行。会上初步研讨出未来三年国际航运中心的98项发展计划。多名参会专家献策,总结出发展“心诀”:竞合—航运中心未来不仅要在竞争与合作中填补自身短板,联合珠三角港口发展,关键还要突破现有体制机制,才有望破局。

1 五指抱拳

资源不整合,无从谈航运中心

广州港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早在2000多年前已与国际有频繁的海上通商活动。几个世纪过去,这扇“中国南大门”遇到了现实问题:广州港出海航道原为天然航道,仅可通航5000-7000吨级船舶。为此,从1996年开始不断进行人工疏浚。2014年,海上巨无霸“美迪马士基”驶入广州港南沙港区。这艘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货船有73米高,甲板面积就相当于四个大型足球场。这位“贵宾”的到访,助力广州港跻身世界单一港区集装箱吞吐量前列。据广州港务局统计,目前,广州水路运输企业注册营运船舶1300艘,总运力950万载重吨,运力占全省营运船舶的48%。

如今,广州港力求打造成为国际航运中心,如何启航?3月13日下午,一场以国际航运中心未来三年行动计划为讨论主题的会议在广州举行。出席人员包括交通部、广东省交通厅等相关领导。除广州港代表外,上海港、新加坡港代表,及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等省内外专家也出席了会议。会上主要对南沙港基础资源如四期建设、疏港铁路建设、航道拓宽、航运交易所等内容展开讨论。

“资源不整合,无从谈及发展航运中心。”中山大学港澳珠三角中心研究所教授郑天祥直言,广州港,天生拥有航运“好筋骨”,但其软肋同样明显。

过去几十年,广州的空运、海运及陆运等交通领域各制定了中心目标,犹如张开的五指,“空港搞空港,海港搞海港,河运搞河运,没有形成拳头。”他以铁路为例,如与南沙一水之隔的广州南站是广东省高铁网络的汇集中心,将来还计划延伸到东南亚各国,成为国际高铁网中心站。然而“这样一个中心同自贸区和海港是隔离的,大家都是各搞各的一套。自身资源不打通,周边辐射力小,广州联系西江和泛珠三角的交通枢纽优势得不到充分体现。由于缺乏价格便宜的铁路运输,导致运输成本上升,成为航运公司不得不考虑的一项支出。多名受访专家认为,资源没有整合到一起,除受限于客观条件,还因“利益”二字,怕航运中心会去分羹。

这样的问题也曾困惑上海港。上海市为此曾发布《上海市加快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十二五”规划》,要求到2015年上海要形成国际航运中心核心功能,实现航运要素和资源集聚,港口、机场吞吐量继续位居世界前列,航运服务体系基本建成。上海当地专家曾发文解读,规划实质目的是将各项资源的利益绑在一起。

专家声音

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珠三角港口群之间是一个竞合的关系,竞争当中有合作,合作当中也存在竞争。

省人大代表、暨南大学教授杨英:我们建立航运中心不能任性,要沉下心来,建立有效的体制和协商机制。

2 勤练内功

做好基建,扶持融资租赁业

资源整合仅是修成航运中心的“心诀”基础之一。郑天祥介绍,远洋货物的需求往往集中在某个节日或某个季节,多数为短暂性需要,若航运公司为满足短暂性集中需求而购买大量轮船,在闲时就会有部分船空置而造成损失。因此,港口金融租赁公司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融资租赁太重要了!很多船东没有钱或不愿意花钱买船,由其他公司去银行借钱或在资本市场融资,把船买下来,由船东每个月付钱按天算都可以,这是大生意!” 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在全国两会上曾如此说。

统计国内港口租赁公司信息,天津港较早便有。2007年11月28日,由中国工商银行独资设立的工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分别在天津和北京成立。该公司主要经营船舶、飞机和大型设备的金融租赁业务,为国内外客户提供各类租赁、租金转让与证券化、资产管理、产业投资顾问等创新型金融服务。

可喜的是,这样的港口租赁模式去年年底在南沙港落地—广州农商银行珠江金融租赁公司挂牌成立,是广东省内首家全国性金融租赁公司。广州农商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珠江金融租赁公司将大力支持南沙新区在农业、造船等方面的发展,同时未来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飞机、船舶等实物租赁业务。

省人大代表、暨南大学教授杨英会后告诉南都记者,“建立航运中心不能任性,要沉下心来”,航运中心不是一天可建成的,它是一个历史积淀的过程。目前需要的是把基础的东西做好,比如港口设施、运输网络建设。同时也要注重航运服务业的投资环境建设。“竞争力说白了就是降低航运企业在这个港口的经营成本和交易成本。”广州市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江华也直言。

3 舍才能得

突破“天花板”,完善税收政策

围绕自贸区建设,如何打造国际航运中心?一名知情人士透露,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针对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方案还处在研究阶段,比如涉及“加快人民币自由兑换进程、推进税收改革”。

“广州千万不能简单地模仿其他港口的经验。”会上,上海港及新加坡港代表直言,发展国际航运中心过程中,上海及新加坡也有一些教训。广州目前缺乏制度的保障,比如航运相关税收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

省内一名物流公司负责人透露,过去,南沙港对进口物品收取增值税和海关税会让部分船舶,尤其是港口最大收益来源— 国际货船对其敬而远之。“船舶就好比口粮,港口自身资源设备再精湛,没有船来也无从谈起。”该名负责人讲道。

为何如此?郑天祥算了一笔账,“船舶进来登记,我们征收增值税和关税,看似我们获益了,但没有船舶愿意来这登记。”但有国外和香港等国际航运中心因免税而吸引大量的船舶前来登记。比如船舶公司在香港登记,香港变成了这个公司的总部或者是分部,该公司每年都要上缴的所得税才是长期又稳固的港口收入。李稻葵用了这样一个比喻:船舶注册是一笔大生意,船舶注册与机动车牌照相似,可以挂北京牌、上海牌、广州牌。“船舶注册在广州就是注册在自贸区,注册在自贸区税收、保险、交易拍卖更为容易。广州要做到更多船舶自愿地在广州上牌。”

上海社科院港澳研究中心主任尤安山也认为,研究国外和香港等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可以发现这些国家和地区普遍实行的是自由港、自由贸易园区等政策,通过税费优惠等措施吸引航运业入驻,从而带动高端航运服务业的长期繁荣。如香港注册的船舶是免税的,再加上简约税制,令公司的经商成本降低、管理效率提高。

如何实现上述目标?尤安山直言,上海也一直在努力。但关键是“一定要打破原有的体制机制。”回顾近几年上海在航运、金融和贸易方面的相关改革历程,可以看出上海一直都有所动作。上海在提升航运功能能级方面就有四项动作:期货保税交割业务试点、启运港退税政策、融资租赁业务、保税船舶登记试点等。